推 荐:新闻关注| 民生直播间 | 景点 | 平遥档案 | 平遥弦子书 | 田园风 | 漫话平遥 | 生活365 | 这里是平遥 | 在线访谈 | 今日新闻| 政策解读
  晋商07-余音绕梁
  相关视频
  视频简介

晋祠是山西非常有名的一处景致。它的出名不仅是这里有极具北方色彩的园林,而且还珍藏着三样价值很高的文物:唐太宗李世民手书的贞观碑、建于北宋的圣母殿以及殿内的宋代仕女彩塑。  1957年,京剧大师梅兰芳走进了晋祠的大门。梅兰芳是利用到太原演出的空闲时间,到晋祠一游的。由于游览日程只安排了半天时间,所以只能是走马观花式地匆匆看看。  梅兰芳沿着常规的游览线路,参观了各处景点,最后来到圣母殿。迈过大殿的门槛,一尊尊造型各异、面容生动的宋代仕女形象引起了他的兴趣。最后当他走到这尊塑像前时,一种神秘的力量让他停下了脚步,面对这尊塑像,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亲近,惺惺相惜的知己感油然而生。  他决定在这里多呆一会,时间慢慢地流去,梅兰芳仍然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最终他改变了自己的行程安排,在这间大殿里整整呆了三天。  这尊仕女造像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会让这位一千年后的京剧大师如此牵挂,如此不能释怀呢?  这尊塑像的身份是宋朝的一位歌女,从这一点上讲,她可以说是梅兰芳先生的同行。在圣母的众多仕女中,她的身份地位并不高,但可能由于歌声婉转、舞姿曼妙,很得主人的喜欢,所以随侍在主人身旁。这尊仕女像塑造于宋代,宋代是中国戏曲逐渐走向成熟的时期。山西是当时中国北方重要的戏曲演出区域。金、元两朝的许多重要的戏曲作家出自山西。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元曲四大家中,白朴是山西人,研究戏曲史的一些人甚至认为关汉卿也是山西籍人士。  【采访】刘文峰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 研究员  山西戏曲特别是在平阳、晋南,发展起来也有一个历史的原因。因为平阳这个地方,离当时宋朝的首都开封特别的近。元朝灭了宋朝以后,宋朝好多宫廷艺人流落到山西,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另外在元朝的时候,山西是当时经济、文化都比较发达,而且是相对比较安定的地方,是元朝的大后方,所以这样的一个环境就有利于戏曲的发展。  【解说】  在元杂剧诞生之前,北方主要的戏曲演出形式被称为金院本。但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现代的研究者对金院本的认识只是局限在一些残存于书本中的曲目和剧本片段上。至于当时人们在演戏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方面,诸如舞台、服饰、道具等等,后人几乎一无所知,只能凭借想象来推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位于山西南部的一座金代墓葬被发掘出来。厚重的墓门被打开的那一刻,一切疑问都有了答案。通过这些面容生动,形式各异的戏曲陶俑,我们不仅知道了当时的戏曲演出已经有了非常讲究的舞台,而且已经进行了初步的行当和角色划分。演员在演出时,穿着华丽的服装,手持简单的道具亦歌亦舞。甚至可以看到当时的演员,已经有了复杂的发型设计。  这些金代墓葬,还向我们传递着另外的信息。早在一千多年前,山西的老百姓就对戏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极大的喜爱。当主人全家端坐台前观看演出的时候,顽皮的小女仆也按捺不住地悄悄溜出来,躲在大门背后过过戏瘾。  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使得山西人在一切可能的地方,都留下了戏曲演出的痕迹。不仅精美的戏台遍布城镇村庄,甚至在庄严神圣的庙宇之中,墙壁上也画上了大幅的戏曲演出壁画。可以说山西人为今天的学者研究中国戏曲的发展,留下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见证。  【采访】黄竹三 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 教授  在元代山西处于北方的区域,它和河南、河北、山东形成一个演出的区域,其中山西是戏曲演出的一个摇篮之一。我们不能排除河南等地是它(戏曲)产生的摇篮,但是山西是它的重要的摇篮之一,这无可非议,为什么呢?因为现存的大量的戏曲文物,包括戏台,据我前二十年的调查,在山西的元代戏台就有二十多座。有的已经毁了,有的还保留下来,今天保留下来的是八座。其中在临汾这个地方有三座,最大的戏台是在翼城,有九十平方米以上的面积。最小的戏台是在石楼,只有十九平方米。分布于晋南各县。【解说】  在金、元两代,戏曲创作和传承的工作,主要是由文人来完成的。在这两个朝代中,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停止了通过科举考试选拔人才的制度。读书人的社会理想、人生价值不能通过原有的途径来达成,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将精力和热情转移到了曲词、剧目的创作上。  进入明、清之后,大多数读书人又循规蹈矩地加入到科举、做官的行列之中。而他们在戏曲史上留下的空白,马上被正蓬勃兴起的地方商帮所填补。扶植、传播、推广戏曲的责任,相当大的部分由商人承担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山西商人和山西戏曲的关系尤为密切。  清康熙46年,当时最著名的戏曲作家孔尚任,来到山西临汾,他是应朋友之邀来帮助修订《平阳府志》的。孔尚任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一年,在这段日子里,他用大量的笔墨描绘了当地的戏曲演出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大商人亢家组织的家班演出。  【采访】郭士星 戏曲评论家  亢家是个什么人家呢,亢家是当时平阳的一个巨商巨富。他的祖先叫亢霍霍,当时靠卖豆腐起家,后来逐步就发展起来,发展起来之后,生意越做越大。有一本史书上记载说,他的资本有数千万,资本很多。他的足迹跑到了江苏扬州这一带,而且到了云南、贵州。亢家还养的戏班,戏班当时在康熙年间,《长生殿》刚刚出笼以后,亢家就让他的戏班把《长生殿》,出了很多钱,搬上了舞台。【解说】  商人扶植戏曲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戏曲的曲词浅显、直白、场面热烈,和诗词歌赋相比更符合商人的欣赏口味;另一方面,在传统的社会等级排序中,商人和戏子几乎处于同一个阶层。离乡背井的漂泊生活,共同的生活经历,平等的社会地位很容易在彼此心中产生共鸣,唤起同病相怜的感叹。  【采访】程玉英 著名晋剧表演艺术家  当年别说再大的官了,更了不得,警察局长就在挑戏,当官的,有钱的,村里的赖鬼们都是不敢惹的。商人就不是那样的,商人就跟姐妹们那样得亲切,他老是关心你,演戏在哪家演得好,还有人欺负你没有,有人欺负你们,我们给你们调解调解,他也不敢说跟人打呀闹呀的,商人也老实,商人也没地位呀。【解说】  山西的地方戏曲以梆子为主。山西的梆子戏又按地域由南向北划分为南部的蒲州梆子、上党梆子,中部的晋剧,以及流传于北部的北路梆子。这种发展的方向性与晋商的发展脉络有着惊人的吻合。在晋南盐商鼎盛时,流传于南部的蒲州梆子也最先繁荣。清朝时,山西中部和北部的商人开始发达,晋剧和北路梆子也逐渐兴盛起来。  【采访】赵尚文 戏曲评论家  他们用高价从蒲州来聘请好多著名的演员,来晋中培养晋剧的人才。当时社会上流传着(一句俗语),“祈太镏子、蒲州腕子”。祈太镏子泛指晋中的商人,很有钱,镏子就是指的金镏子;蒲州腕子泛指蒲州的名演员,就是戏剧明星。【解说】  这里是一处清代山西商人的院落。一百多年前,最著名的山西梆子演员,都曾在这个戏台上演出过。而由宅院主人出资组建的戏曲班社聚梨园,在山西梆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曾经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聚梨园的班主叫渠源淦,他出生在当时著名的商人家庭。当时由大商人出资组织戏曲班社进行戏曲演出,对商人来讲是一件非常体面的事情,成功的戏曲演出 活动又可以给商人带来聚集的人气。于是渠源淦出巨资请来梆子名角,组成阵容强大的戏曲班社,购置了豪华的演出服装和道具。据说当时旦角用的凤冠,完全由真正的珍珠装饰,而老生穿的龙袍则由金线绣成。  由于他组建班社的目的完全是自娱和获得名声,并不为了盈利,所以他对于演员的培养,剧目的排练,不惜工本,不怕耗时,做了充分的准备。聚梨园的每次演出,都能起到轰动的效果。与渠源淦自组班社不同的是,另一个著名的商人家族太谷县曹氏,却是将当时著名的演员、著名的戏班请到家中进行汇演。三多堂汇演的时间是每年的腊月。这时许多梆子戏艺人,因为班主歇业而面临衣食无着的窘境。汇演可以帮助艺人们度过一段青黄不接的日子。  【采访】吴秀峰 太谷三多堂博物馆 总顾问  那时候晋剧,就是咱们山西晋剧啊,过去一到冬天,就会垛班了,就是没有台口了,天气一冷的时候,就没有台口了,但曹家把这些艺人全部养活起来了,特别是名伶,这都给养活起来了,养活起来以后啊,每天练习唱腔练习音乐,而且研究改进,对山西梆子的改进。  【采访】郭士星 戏曲评论家  搞一个多月,每天下午五点钟开戏,一直演到晚上十点钟。当时演出的剧目也很多,而且都是专人专行当。一个行当一出戏,都是按顺序演。比如今天唱《下河东》,大家都唱《下河东》,不管哪一路来的演员都唱《下河东》。明天唱《打金枝》,大家都唱《打金枝》,实际上就形成了一种互相竞争,互相比赛的这么一种局面。【解说】  有些山西商人对于晋剧的喜爱,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个店里的小伙计迷上了晋剧。一天,掌柜的让他去办货,他一面听掌柜的吩咐写货单,一面心里盘算着戏文。等到了办货的地方,对方看了,大为吃惊,原来货单上面写的不是货品、单价,而是晋剧的一份曲谱。照片上的这位老人就是当年那位迷戏迷到家的小伙计。  清光绪年间,晋剧班社中,最有名的琴师叫刘印堂,他曾经是一家大商号的少东家。由于从小爱戏,买卖做不到心上,最后干脆放弃家产,投身到梨园行中。他不仅靠着自己的技艺,赢得了同行的尊重,而且由于他自幼读过书,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所以对一些沉旧、低俗的唱腔、曲谱多有修订。晋剧最早的一部曲谱集就是由他编订的。  山西梆子历史上最著名的剧目是《打金枝》。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唐代,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就是中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山西籍将领郭子仪。  《打金枝》大致的情节是,唐朝的皇帝为了感谢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的功业,将自己的女儿下嫁给了郭子仪的儿子。在郭子仪寿诞之日,公主借口“君不拜臣”,拒绝为公公郭子仪祝寿,驸马在寿宴之上受到兄弟的奚落,回家之后一怒之下打了公主。  这种对皇室成员的侮辱,在传统社会足以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最终皇帝将这件事当作一种家庭纠纷,轻描淡写地处理掉了。君国大事被人之常情所取代。皇权的威严,宫廷的神秘,在舞台上被温情脉脉的唱腔、台词冲刷得荡然无存。  【采访】高晓江 山西省戏曲研究所 原副所长  山西戏剧的内容,它总是伦理戏比较多,家长里短的戏比较多,儿女情长的戏比较多,尤其是伦理戏、道德戏比较多。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可能很复杂,各种原因都有,但是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我觉得不能忽视,就是商人。因为商人他是商贾,离开家乡的那一批人,他是游子,他是客商。他远离家乡他思乡,他对戏剧的内容,他们的情感倾向,会对戏剧的内容造成一些塑造,造成一些影响。也就是说我就是要唱一个君国大戏,里边也都是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的事情,也得有暖烘烘的这种人际关系。【解说】  在戏的最后一幕《劝宫》中,皇帝不像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而更像一个宽宏大量,又有些故作糊涂的老岳父。皇后也不再有母仪天下的威严,而像是一个既心疼女儿又心疼女婿、唠唠叨叨的老岳母。身份高贵的公主则完全被塑造成任性刁蛮不明事理的女孩子。山西人把自己对社会和家庭的理想,浪漫地寄托进皇宫。更深层的意思是说既然人间温情在皇宫里 都能得以体现,何况在更广阔的民间呢?  由于山西商人的喜爱、提倡和推广,晋剧逐渐成为山西民间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不光是重大节日,买卖开业要唱戏,甚至体面人家祝寿、嫁娶、孩子满月、老人发丧都要请一台戏以示庄重。可以说山西人的一生都是伴随着这种高亢激昂的旋律度过的。  山西的戏曲演出场次虽然十分频繁,但是也不可能做到日以继夜,每天都有戏曲演出活动。对山西人来说,没有戏看的日子是十分难熬的,为了能稍稍缓解这种相思之苦,他们制作了这样一组戏曲偶人。  当山西的百姓站在这排木匣之前时,看到的虽然是静止的偶像,但一出出生动的演出场面,却在他们内心中活灵活现地浮现出来。他们会自然而然地联想起,在梆子腔伴随下走过的一幕幕生活场景,再一次回味着人生舞台上的喜怒哀乐。  当年的山西人之所以制作出这样一组偶人,除了上面提到的原因之外,是否我们还可以做这样的推测,山西商人将这些小巧精致的戏曲偶人,装在特制的木匣中,就可以在漂泊异乡时,把它们带在身边,暂时慰藉一下思乡之苦。看到它们就仿佛听到了来自家乡的声音,仿佛又回到了家乡的戏台前。  【采访】刘文峰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 研究员  九三年九四年的时候,我编戏就到黑龙江去,到黑龙江就到牡丹江,牡丹江已经靠近边界了,有一个地方叫宁古塔,宁古塔是一个老的地名,它在康熙年间是专门流放犯人的地方。这个犯人不是一般的犯人,就是朝廷的那种大官,犯了法了把他流放到那个地方去,那么一个地方。到那里以后,就发现有一个关帝庙,而且还有一处碑,我一看这个碑写的是山西祁县人,祁县人在宁古塔做生意,然后就盖了一个关帝庙,当时关帝庙里也有戏台,也请山西本地的戏班到宁古塔演出。那么东北戏剧就是山西人带过去的,东北在清朝、民国年间都有许多梆子戏班在东北演出,这些戏班都是山西人邀请的山西的戏曲到那里演出的。  【采访】黄竹三 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 教授  每一个城市商业活动频繁,城市人口增加,满足他们的娱乐需要,必然戏曲繁盛。另外一个方面,商人的活动,在新的地区来从事商业活动,他们必须以乡土观念,联络自己的同乡,形成一个团体,这样就建立了各个地区的会馆。会馆的商人他们以会馆为中心来联络感情,形成团结的纽带。维护他们之间的感情的一个最好的东西,就是家乡来的东西。家乡的物品的共尝,家乡的技艺的共同观赏。于是商业一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的戏曲活动必然兴盛。一个是本地的戏曲兴盛,一个是本来他们家乡的戏曲,必然会传播到那个地方,因此说商路就是戏路。【解说】  这里是河南省社旗县,在这个县城中,居民喜欢的戏曲剧种不是豫剧而是山西梆子。这是因为社旗县曾经是山西商人转运茶叶的重要码头。山西商人从江南、福建等地采购回来的茶叶,需要在这里重新打包,做好北渡黄河进入山西的准备。与此同时,许多山西人的生活习惯也就在当地生了根。  这处兴建于二百年前的三晋会馆,是当时山西商人聚会、议事、联络乡情的地方,也是今天社旗县最值得夸耀的古代建筑。这处三晋会馆中最主要的建筑物就是一座气势不凡的戏台。戏台的一侧立着一块石碑,上面记载着光绪年间山西商人共同制定的商业规范。对于违反规范的人,处罚的手段竟然是罚戏三台。山西人对乡音乡情的难以割舍,被忠实地刻在石头上,记录下来。在这里我们见不到商场的残酷,晋商们举重若轻的大度与诙谐,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仍然使人感叹。  商场讲究“和为贵”“和气生财”。哪怕再大的矛盾,也不需要搞到大家撕破脸皮的地步。不管是犯规者还是处罚者,大家都坐在这座戏台之下,一通锣鼓,一串唱腔,批评和自责,不满和愤怒,都在这熟悉高亢的旋律之中烟消云散了。  【采访】张林雨 山西省戏研所 教授  因为过去晋商是称雄商界五百年,全国遍地都有。山西梆子到了北京之后,也是主要靠晋商。晋商(支持的)演出,像过去丁果仙、九岁红、毛毛蛋还有说书红、盖天红、狮子黑,这些人在那儿演出的时候,晋商是极力支持,所以在北京就站住了脚。它可以和昆曲平起平坐一开始,后来把昆曲都压倒了。整个儿都是梆子戏了,所以晋商是很大的一个客体,山西整个儿的戏曲往外流泊,包括新疆、甘肃、宁夏、绥远,甚至远到江苏、浙江。【解说】  山西人爱看山西戏的同时,更爱看传统剧目中表现本乡本土的一幕幕情节故事。关公戏且不必说,《下河东》说的是唐朝山西人薜仁贵的故事;《金沙滩》唱的是宋代山西杨家将的传奇;《二进宫》的主角之一是明代的山西平阳人杨博。通过在戏文中搬演山西籍的忠臣烈士的事迹,山西商人有意无意地向当地的老百姓宣扬着山西人的忠诚、信义以及一份实实 在在的骄傲。  戏剧的教化和熏陶,不仅仅对异乡人起作用,对晋商自家的掌柜伙计也具有一定程度上的道德教益。山西人开设的商号,往往号规森严,几乎禁止了所有的娱乐活动,可偏偏对大家看戏的要求网开一面,不仅不禁止,逢年过节,商号甚至会拿出一些钱来鼓励大家去看戏。  【采访】高晓江 山西省戏曲研究所 原副所长  在山西本省本土形成的这四大梆子当中,山西俗称四大梆子:蒲州梆子、中路梆子、北路梆子和上党梆子。在山西的梆子当中,和商人的关系相对紧密的是晋剧。可以说晋剧的形成,商人催发了晋剧的形成。商人首先是他们看到蒲州梆子之后,喜欢上这种戏剧,把它接到晋中来,他们就看,看的过程当中,由于晋南和晋中这一带,不管是语言,不管是生活习俗,总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异。  为了它们更悦耳动听,更适合当地人的口味,商人们做了大量的工作,首先他们第一步买蒲州的孩子,叫买娃娃戏,从蒲州带过来教戏;第二步他们请蒲州的师傅在当地买小孩儿开始教戏,然后建立戏班子,他们自己掏钱组建一个戏班子,当时叫字号班,也就是说非常阔绰的非常讲究的,设备、演员装备非常精良的这种班子,叫字号班。与此相区别的自发的一些小班社叫破锣班。在这个过程当中,戏的欣赏口味,商人用他们的欣赏口味,精雅的市民的这种要求,开始打磨比较粗犷的蒲子梆子。这样打磨的过程当中,现在的晋剧,我们在听起来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到它那种热耳酸心的那种感觉,就要弱一些,它比较柔婉的东西,在四大梆子当中,它风格最为柔婉,这个和商人的欣赏口味有很大的关系。【解说】  到了清代末年,随着山西商人事业的日益衰败,晋剧逐渐失去了身后以往那强大的财力支持。商业性的演出取代了家庭堂会、商号自娱。一些著名的晋剧演员也慢慢开始自己组织班社进行戏曲演出,人们在称呼他们时,往往不再用艺名,而是在他们的名字之后加上“老板”两个字。  在中国戏曲史上,很难再找出一个剧种像晋剧这样,几乎是完全在商人的扶植下最终走向成熟的。  晋商之所以如此倾心于晋剧,显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在艺术上的需求。在商言商,艺术创作并不是他们追寻的目标。  他们不惜财力扶持晋剧,是为了在漂泊异乡的时候能时时听到熟悉的乡音,能在家乡的戏曲中重温一下浓浓的乡情。对他们来说,晋剧就像是带着家乡气息的一捧泥土,时时处处陪伴在身边。  【采访】黄竹三 山西师范大学戏曲文物研究所 教授  虽说各地都有一些受统治阶级影响比较深的,受宫廷艺术影响比较深的,比如京剧,它越来越商化,而民间的戏曲,像山西的梆子,它就越来越显得平民化,就比之于京剧、昆曲来说,它的平民色彩更加丰厚一些,生活气息非常浓厚,它的表演表现为采用了多种的民间的小曲,改良了它的声腔,音乐的旋律的变化适合于当地民众的审美要求。同时剧目也发生了变化,除了历史题材的剧目以外,越来越多反映民众生活的剧目,这样老百姓看了以后,和他自己的距离更加接近,他们更加乐于接受。【解说】  有谁知道在这大大小小的戏曲舞台上,曾经演绎过多少寻常百姓家长里短、悲欢离合的故事呢?  持续了轰轰烈烈数百年的晋商事业终于在历史的舞台上曲终人散。晋商离我们远去了, 但是晋剧却留了下来,当年伴随晋商天涯漂流的乡音乡调,在今天的山西人心中,还是最美妙、最动人的声音。